体彩p5走势图带连线预测
您所在的位置: 泉州基層宣傳網 - 身邊故事 共同銘記  - 正文
南安傅氏族譜里的“寺宅互換”傳奇
2018-09-21 10:29:20 星期五    泉州網

  南安傅氏一世祖傅實唐末領軍入泉,肇基豐州,迄今已逾千年;傅氏子孫繁衍,漸成簪纓昌盛之族;傅氏族譜由宋記載至上世紀初,留下大量珍貴史料

傅實陵園內有巨大石雕像

傅實陵園內有巨大石雕像

?
狀元吳寬所撰的南安傅氏族譜序

狀元吳寬所撰的南安傅氏族譜序

  核心提示

  唐末,傅實將軍領敕諭入閩,恰逢泉州刺史廖彥若的部隊與王潮軍之間即將展開血戰,該站在哪一陣營?令傅實進退維谷。就在這一時刻,一位僧人的出現扭轉了局面……

  □記者 吳拏云 文/圖

  握劍石將軍守護古墓

  “在南安豐州法華山(也稱‘法花山’)中,有數座唐至五代的古墓,氣派非凡。”家住豐州的南安文史愛好者洪少霖日前向記者爆料。記者旋即趕往法華山與之會合,并在少霖的帶領下,找到了位于法華山中的周徐父母墓和傅居獻墓、傅居獻夫人墓。

  周徐父母墓也被人們稱作周徐孝子父母墓。據文獻載,周徐孝子為唐初人,周徐乃其父母雙姓,失名。相傳他“性純孝,曾從唐王出征,卒封太尉”,里人感其孝,塑像入祀豐州桃源宮,又稱其為“周徐孝子”。周徐父母墓不大,墓碑最上方有“圣旨”二字,墓碑豎寫“唐誥命周徐父母封塋”,墓旁有“唐封上公太尉發祥古跡”石刻,左側墓手旁還有一石上刻“福神”,墓的右前方有“桃源太公井”一口。此墓的歷史久遠,但據說該墓在清末有重修過。

握劍石將軍守護著陵墓,威武氣勢令人肅然。

握劍石將軍守護著陵墓,威武氣勢令人肅然。

  繞過周徐父母墓往上走,剛邁過一片龍眼林,抬頭突然發現兩尊高大的握劍石將軍屹立眼前,那威武的氣勢不禁讓人肅然。這兩尊石將軍鎮守的墓便是傅居獻夫人柯氏墓,墳呈圓形,卻有下凹之狀,墓前沒有墓碑。離此墓約數十米遠的一片林地中,我們又發現同樣類似的雙手握劍石將軍一對,而且也守著一座大墓,這便是傅居獻墓了。該墓坐西北面東南,墳堆圓形,底部砌石,封土高2米,呈上凸之狀。前有石階、墓碑,碑長方形圭首,中楷書陰刻“左侍禁傅公墓”,兩邊分別陰刻楷書“公唐銀青公次子,南安初祖也”和“夫人柯氏墓于左臂,立四石人”。兩座墓園附近荒草萋萋,自有一番幽謐在其中。

  據《南安傅氏族譜》記載稱:“(居獻為)招討公次子也,仕至左侍禁。居武榮周井尾。夫人柯氏。公葬在本縣二十一都法華院前,抱笏朝天形……夫人葬在左畔,相離四十余弓地(古時一弓地約為1.65米)……此南安始分之祖也。同治丁卯年先后修理。”文內所稱的招討公即傅實,系南安傅氏的始祖;傅居獻是其次子,為南安傅氏二世祖。族譜中還有《二世祖考妣墓圖》,在該圖中傅居獻墓被族人稱為“突穴”,而夫人墓被稱為“淈穴”。

  據了解,傅居獻墓與夫人柯氏墓為唐末五代古墓,而以傅實為首的傅氏族群是如何由中原之地來到閩南,最后扎根于南安的呢?這引起了我們的好奇。

  奉僖宗敕諭率軍入閩

  唐末,藩鎮割據,社會千瘡百孔,民不聊生。繼裘甫、龐勛起義之后,接踵而至的王仙芝、黃巢起義席卷大半個中國,烽火、孤城、流民,成了當時司空見慣的現象。即使遠離中原的泉州,也沒能躲過戰火的侵襲。唐軍、藩鎮勢力、起義軍與流亡武裝軍閥,為了這座港口城市的實際控制權,展開了明爭暗斗,令泉州百姓苦不堪言。

  唐乾符五年(878年)11月,黃巢起義軍入閩,建州刺史李乾佑棄城而遁,繼任的刺史李彥圣戰死。12月,黃巢兵團攻占福州繼續南下,途經泉州,劫掠沿海,屠戮胡商,而后一路揮師進入廣東。黃巢起義軍的入侵,制造了一定的權力空隙,也打開了泉州戰事的“潘多拉之盒”,而后,眾多地方軍事武裝為了各自的利益絞殺在一塊,血流漂杵。

  建州人陳巖在黃巢軍入閩時,聚眾數千保鄉里,號九龍軍。中和四年(884年),陳巖被任命為福建團練副使(駐于福州),兼領泉州刺史。當時的泉州左廂都虞侯李連驕橫不法,鬧得民不安生,陳巖發出警告稱要嚴懲李連。李連于是舉旗反叛,率部攻打福州。陳巖親自領兵與李連交鋒,結果大獲全勝。平定李連后,陳巖聲勢日盛。12月,陳巖“逐福建觀察使鄭鎰,自知使務”,大有擁兵自重之勢。

  廣明元年(880年),傅實奉僖宗敕諭率軍入閩。據已故泉州文史專家傅金星主編的《武榮傅氏族譜紀要》載,傅實“體偉岸,性莊重”,少年時就在從兄、昭義軍節度使傅筍幕下聽用。閩地受黃巢軍襲擾后,唐室敕命趙國公鎮入閩,以安民心。趙國公遂舉薦傅實為其輔佐。于是僖宗授傅實威武軍節度招討使之職,并賜太宗御像一幀以示榮寵。傅實入閩后,先是幫陳巖打敗李連,后來進兵泉州蕩平李連余黨。唐皇因此敕賜傅實銀印青綬,銜銀青光祿大夫檢校尚書左仆射,建第于泉州仁風門外皇山南麓東湖之濱,該地“郡之郊東,俯郊之翌,揖照湖媚,坐抵林秀,滄溟一盼,阡陌四沖”。再后來,傅實還娶了泉州紫云黃開基祖黃守恭的五世孫女為妻。

陵園內,唐昭宗給傅實的敕諭被鐫于碑刻。

陵園內,唐昭宗給傅實的敕諭被鐫于碑刻。

  另一方面,就在王仙芝、黃巢等揭竿而起之時,安徽壽州屠戶王緒、劉行全也同時起義。王緒攻陷河南光州固始縣后,召王潮、王審邽、王審知三兄弟至軍中,并委命王潮任軍正,主管糧秣。后來,王緒統軍南下入閩,于光啟元年(885年)進入漳州。不過,王緒這人心胸狹隘,狐疑猜忌,而且心狠手辣,經常借故殺掉比自己有才干的人,甚至連親戚劉行全也遭其毒手(詳見《資治通鑒》)。王潮等人不堪忍受,于是在軍隊途經南安一片竹林時,設計擒捉王緒。王潮由此一躍而成這支起義軍的首領。王潮成首領后,原本打算進軍成都勤王,此時恰有泉州人張延魯率領鄉紳耆宿,前來央求王潮驅逐泉州刺史廖彥若。誰也想不到,閩地格局正隨著張延魯等人的到來,即將發生歷史性的轉變。

  刺史廖彥若在當時臭名昭著,統治泉州時橫征暴斂、殘忍無道,泉人對其厭惡至極。相反,王潮兵將多數來自社會底層,對窮苦百姓的遭遇本就感同身受,而且王潮領軍以來,軍紀嚴明,對民間秋毫無犯,深孚民心。王潮在聽了張延魯等人的請求之后,當即決定入泉討伐廖彥若。

  不過,一旦王潮與廖彥若在泉州開戰,身為唐臣、居于泉州東門外要沖之地的傅實自然不能置身事外,而且其立場還會逼迫他只能站在同為朝廷重臣的廖彥若這邊。然而,目睹廖彥若平常的暴虐行徑,傅實無論如何也不愿助紂為虐。何況王潮軍聲勢浩大,且是民心所向,與之交鋒,并無勝算。怎么辦呢?在這緊要關頭,一位擅長說服人的禪師出現了!

  躲避戰火寺宅互換

  長期研究姓氏文化的傅榮火、傅清源兩位老先生告訴記者,《南安傅氏族譜》的多篇譜序都有傅實舍宅為寺的記載。其中,明成化二十一年(1485年)南京吏部尚書、前翰林侍講學士錢溥在其所撰的《南安傅氏重修族譜序》中稱:“(傅實)家于泉之東郊,有異僧黃妙應謂得公所居之地以為寺,則郡中干戈可以永息,而子孫衣冠亦以不絕。公遂舍為護安院……”

  明萬歷三十一年(1603年)中憲大夫、漢陽知府傅道統所書的《祥芝傅氏重建祠堂記》記載更詳:“祖祠堂舊在晉邑之東,今之東禪寺也。后妙應禪師以武榮北禪宇易吾地,以為‘我居爾地,干戈永息;爾居我穴,衣冠不絕’。吾祖遂以祖祠堂遷于武榮之北,乃妙應禪宇也。”

鎮國東禪寺遺址在仁鳳街內,今稱東禪少林寺。

鎮國東禪寺遺址在仁鳳街內,今稱東禪少林寺。

  在古代是“先有豐州、后有泉州”,唐初置武榮州(州治設于豐州舊地),也曾轄南安、莆田、龍溪、清源(今仙游縣)四縣。到了唐代中晚期,泉州商貿繁榮,外商云集,人口日益蕃衍,耕稼漁鹽皆有興起之勢。元和六年(811年),泉州由中州升為“上州”,成了閩南一帶的政治、經濟和文化中心。到了傅實入泉時,泉州的影響力早已大大超越武榮地區(即今豐州一帶)。妙應禪師在此時,突然大膽地向傅實提出要以其在武榮的小寺宇換取傅實在“泉州仁風門外皇山南麓東湖之濱”的大宅第。這種看上去全然違背“等價交換”規律的做法,也曾令傅氏后人大惑不解。撰于宋嘉定三年(1210年)的《清源傅氏族譜序》一文更是責難妙應的這種提議是“異教玄交所誘”。然而,當代史學家的觀點認為,妙應禪師在當時提議“寺宅互換”,實則另有一番深意,那就是幫助傅實脫離進退維谷的囧境,避開兵禍,扎根武榮繁衍宗支。

  傅金星在《武榮傅氏族譜紀要》中稱:“(傅實)遂舍第為護安院,撥所分之戶產三百貫有奇為田租,以觳(hú,古代量器名)計者六十余石為園租,以錢計者一百余錢充僧齋糧。偕夫人,帶隊伍退居南安,駐扎于武榮之周井堡,卜地建第。”傅實不僅把自己的宅第讓出來給妙應建了護安(功德)院,而且還提供錢糧給寺院。這一方面是傅實禮敬諸佛的表現,另一方面恐怕也有他對妙應幫自己解困的感激之意在其中。

  傅實聽從妙應的建議,遠赴武榮周井堡定居后,王潮軍果然圍攻泉州城,刺史廖彥若糾集軍隊固守抵抗,一時間城內外只見血影刀光。戰斗持續了一年多,光啟二年(886年)8月,王潮攻破城池,斬殺廖彥若,占據泉州,隨后又蕩平了“狼山賊帥”薛蘊的部隊。福建觀察使陳巖見王潮的軍勢難以遏制,索性上表朝廷,薦王潮任泉州刺史。景福元年(892年),王潮軍進入福州。不久,陳巖死后,王潮繼任福建觀察使,建州刺史徐歸范、汀州刺史鐘全慕皆歸附于王潮。而在這一階段,傅實與王潮相安無事,真如妙應所預見的那樣“干戈永息”。后來,王潮之弟王審邽任泉州刺史時,上疏朝廷請傅實協同治理泉州軍政。天復二年(902年)3月,唐昭宗頒布敕諭,對傅實重申之前的“定閩”詔令,同時“賜其男爵,食邑千戶”。

  傅氏族譜世代相承

  傅金星認為,傅實處于唐王朝傾覆動亂之際,目睹生靈涂炭,有惻隱之心,惜無回天之力,但“其仁者之用心,謹始慮終之道,安民濟世之德,數百年后,仍為故老所傳頌”。傅實能審時度勢,顧全大局,通過“寺宅互換”來避免戰爭給泉州百姓造成更大傷害,這本身就是值得稱道的。

  至于護安院,傅金星認為是泉州鎮國東禪寺的前身。但據清道光本《晉江縣志》載:“鎮國東禪寺,在仁風門外東湖畔。唐·乾符中(874—879年),郡人郭皎、卓懌建,僧齊固者居之;廣明元年賜今名。”故護安院是否為鎮國東禪寺尚存疑。也有文史學者提出護安院可能只是鎮國東禪寺的一部分(類似分院)。不過,唐宋時期在泉州仁風門外、東湖一帶確實建有眾多寺宇,著名的就有祝圣禪院、福遠廟、萬仙妃廟等,所以護安院落址于此,并不意外。

  唐同光四年(926年),傅實卒,葬于豐州葵山的金釵山。在今天的豐州環山村金釵山西南麓,有開閩傅氏文化園,傅實的陵園便在其內。傅實墓的墓碑為花崗巖質,方形圭首,上面陰刻楷書“傅始祖考墓”,年代久遠之故,如今字跡已漫漶不清。陵園內有石像雕塑、敬祖亭、傅實傳略碑記、傅氏入閩歷代名人碑榜等物,琳瑯滿目。傅實墓西向數十米為其夫人黃氏墓。金釵山下還立有“唐節使仆射傅公、夫人黃氏神道”碑一通。

  傅實共有8子,除次子傅居獻留守豐州周井堡外,其余7子派衍至福建、江西、廣東各地,子孫繁衍,遂為簪纓昌盛之族。著名的族人如傅察、傅楫、傅自得、傅烈等,彪炳史冊。如今翻閱《南安傅氏族譜》,你會驚奇地發現,這里收藏的譜序最早可溯至宋初,最晚的為上世紀初所做,時間跨度極大,內容豐富翔實;另外,族譜譜序的執筆者多系歷史名人,如之前所述的錢溥、傅道統,以及明代狀元、禮部尚書吳寬,明代工部郎中傅浚,明代吏部郎中傅夏器等,他們的文章具有很高的研究價值。

  更值慶幸的是,傅氏族譜代代相承,這也使得南安傅氏一世祖傅實與妙應禪師之間的“寺宅互換”故事,不至于埋沒在歷史長河之中。

【責任編輯:黃冬虹】
泉州基層宣傳網由中共泉州市委宣傳部主辦 技術支持:泉州網
聯系電話:0595-28387733 22500136 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泉州網版權所有 Copyright ©2009 by www.qzwb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体彩p5走势图带连线预测